雄县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2404|回复: 4

[散文随笔] 血桃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5-11-27 14:15
  • 签到天数: 37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17-6-9 10:08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本帖最后由 曾经的爱最美 于 2017-6-9 10:14 编辑

           晚饭后,看到茶几上果盘里有洗好的桃子,个个通红新鲜,忍不住想啃上一个,听家人说买的时候摊贩介绍是血桃,血桃以前吃过,桃肉蜜甜汁多,通体血红,于是便拿起一个咬了一口,可是,一股酸涩的感觉在敏锐的味蕾中四散开来,再咬几口后,我惊讶的发现除了皮及半厘米的一圈是均匀的深红色,到果核的桃肉,竟然都是一码的青白之色,心中不觉很是惶恐,难道我遇到了传说中抹了药的桃了?血红的桃不再呈现以往的娇艳,仿佛张开血淋淋的大口试图吞噬充满信任的我,于是慌张之余,连忙将剩余的桃子倒进垃圾桶,心中暗想,一定不能再让家人吃到这样的桃子了。现在越来越多的食物,在无良人的投机取巧中失去了原有的味道,不是不想随心所欲的食用,而是变得很谨慎,不敢放心来吃了。危害带来危险,危险造成危害,看的见的,以及看不见的,无处不在。
          因为血桃的事,电视也懒得看了,在阵阵的困意侵袭之后,身体不情愿的爬起,检查厨房卫生间各个开关是否归位,最后拔掉WIFI,手机也清除了缓存,将WIFI信号也关了,这是在渐渐的安全和健康领悟中养成的习惯,避免了潜在的危险,才能保证安全,一个人在迷迷糊糊随周公的指引,进入了梦境。
         梦境,依然是很清晰的,如醒着的现实。与朋友的相娱,孩子们的天真笑靥,以及无暇的呆萌可爱历历在目,梦境中,看不清楚每个人的脸,可温暖和快乐却是很熟悉的。可是,再温暖融洽的相聚,总归有分别的时候,握住朋友的手久久不愿松开,更不愿别离,哪怕明天还会再见,可争不过婉言的告别,真的要离开了。离愁,还停驻在身体能感知的角落,无聊的向前走着,迈着沉重的步伐,在街头的拐角处,却又再次看到她们熟悉的面孔,她们,还有她们的孩子们,大人们坐在宽宽的长条凳上与其他人愉快的谈笑,依旧是灿烂的笑容,孩子们无意大人们的话题,或攀爬,或摇摆着小身躯来到一片空地上。空地上,有几块四方的水泥石柱,每个石柱上面,都有一个装满白色纱裙童装的纸箱倒扣在上面,倒扣的那面没有封上胶带,而且纸箱的面积都大过石柱,但即使是这样,纸箱依然临危不动。孩子们似乎找到了游玩的乐趣,不费多少力气就推翻了纸箱,一件件白色的纱裙掉落,与水泥、泥土亲密的接触,铺满了一地,孩子们并不知道自己的所为对错,它们只知道,打着赤脚踩在纱裙上面的感觉很开心,完全是在自己的世界里翻腾着,雀跃着,我站在它们之外,呆呆地看着这一切,不知道是该阻止还是纵容下去,直到大人们母性的天性和职责才发现不见了孩子,在慌乱的呼唤和找寻中,看到了站立的我,慌乱的眼神,以及熟练的收娃方式,嘴里还不自然地说着,对不起,弄脏了你的东西,我说没事,小孩子嘛,于是在不痛不痒的训斥中收回了慌乱。
          梦境急转,我和一群人生活在一座大楼里,大楼很高,我们住在顶层,从窗户往楼下望去,眼睛有些晕眩,心阵阵发紧,不知道楼下是怎样的情况,只远远的望见一条宽阔的马路,而马路的两边,是望不到边际的海水。我们所居住的楼顶每个房间都很宽敞,还各自相连着,只是找不到下去的楼梯,一起居住的大人和孩子,面孔虽然很陌生,但相处还算很融洽。在我们的周围,还有很多差不多高的大楼,每个大楼的旁边,都有一个差不多高的烟囱,底部是肥大的,慢慢地往上,便会渐渐地纤细起来,吐出烟雾的地方,就只有一个小点了。想象着,一个人若站在烟囱顶上看下去,一定是无比的绝望吧,想到这里不禁不寒而栗,还好我在高楼里,有温和的朋友,和有趣的孩子作伴,当然,还有我崇拜的女王。我的女王,她做事干练,条理清晰,重要的是她是我们大家的女王,这里的大人和孩子,男人和女人,都听她的指挥。有一天,女王出门了,有一个朋友无意间发现了挂在不被注意的墙角的一把钥匙,在放置钥匙不远地方,有一个操作台,在操作台的正中间,有一把小锁,锁着一个封着的小孔,好奇心让我们聚集到了一起,那个人小心翼翼地捅开锁孔,随着一声清脆的啪的一声,小锁被打开了,大家都想看个究竟,争相抢着涌向小孔,然后一个个露出惊讶的眼神,眼神里更多的是恐惧,嘴里嚎叫着,乱了局面,我也凑到小孔处,小孔口很小,但视野很阔,从开始小小的螺旋管下去,是连绵不断的管道通向深邃最后急转直下,在管道最低部,荡漾着不平静的海水,我不会水,深知对水的恐惧,心脏开始狂跳个不停。钥匙是女王的,锁也是女王的,操作台也是女王造的,女王没在,可女王终究会回来,终究会知道我们发现了秘密,她会怎样对付我们,我们不知道,历来的膜拜和听从使我们乱了平常的阵脚,于是有人哭出了声,但很快就有人连忙制止了它发出的声音,生怕女王回来收拾我们,我们得镇静,我们要在女王回来之前装作一切如常,还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逃离女王的掌控,逃离她为我们制造的这座死亡之架,可是怎么办呢?怎么办呢?怎么办呢?
          有人说,我们去隔壁的房间唱歌,唱歌能增强我们的胆量,驱除心中的恐惧,可大家纷纷反对,于是那个人自己去隔壁唱歌了,不一会,我们听到了歌声,我们还在想办法,这时女王回来了,我们纷纷地隐藏着自己的愤怒和恐惧,像演员一样表现出平常状态,可即便是这样,女王还是觉出了异样,她有些谨慎地往操作台走去,大家便围着她扯着话题,转移着她的视线,一个小女孩异常机警地用身体挡住了被打开的锁,她脸上所展现的笑容蒙蔽了女王的眼睛,女王走开了,我们如释重负,可依然想不出什么办法救自己,这时有人提议,我们大家抱在一起,顺着小孔滑下去,也许就获救了,除了这个办法,我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法子可以比这更好,于是我们相拥着钻入小孔,说也奇怪,小孔虽小,但却能容纳我们的身躯,随着管道的盘旋而下,伴随着高亢的歌声,我们的速度飞快下滑,紧接着,紧紧相拥的我们开始四散,在急转直下的瞬间,尖叫声,落水声,此起彼伏,舌下不知什么时候起集满了因惊恐而分泌的口水,从口腔里溢出,到处是惊恐的嘴巴和眼睛。。。。。
           惊醒了,四周静悄悄的,黑洞洞的,耳边响起有规律的叮咚声,不知道置身在哪里,没有水,却如深渊,不敢出声,也不敢动,生怕叮咚声是谁在捅锁孔而发出的声音。许久,才渐渐缓过神来,拿起床头的手机,4点41分,一切都还在黑暗之中,一个人,在这样的黑暗之中,经历了这样的梦境,是怎样的状况,可想而知。想起白天的血桃,渐渐地理解了梦,原来,梦是来自现实的焦虑,原来,我们生活在危险之中,有的看的见,有的却无形,看的见的,可以尽力去避免,而无形的危险,我们只有凭着经验凭着感觉去躲避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来自身心安全和健康的危险,正加大马力地向我们逼近,它们带着危害,想摧毁我们,而我们,只有在抗争中,等待中,感悟中,到达终点,最终的那里。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7-6-12 10:56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7-6-12 10:45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18-7-6 14:44
  • 签到天数: 1023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7-6-18 17:44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7-6-20 11:3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8-6 05:38
  • 签到天数: 3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发表于 2017-8-18 22:40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 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雄县人微信|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客运查询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雄县人 ( 冀ICP备10024508号-2号  

    冀公网安备 13063802000038号

    GMT+8, 2018-7-22 22:39 , Processed in 0.245110 second(s), 27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