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县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39727|回复: 237

乡村轶事: 守灵夜惊魂【原创】

  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1-6-16 13:34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那年春天,我的老叔死了,是在村外公路遛早时,被外地来的一辆大货车撞死的。他惨死时的模样,我至今记忆犹新:满脸的血迹,鼻梁塌陷,右眼珠被挤压出了眼眶外,张开的嘴巴里,残留着几颗歪斜的牙齿,模样很是恐怖。本来,我老叔是在固安县的一所中学教书,就要退休了,却不幸遭遇了车祸,全村人无不为之惋惜。

我们家乡的习俗,人死了,是不能马上下葬的,须在家停尸三日。在没有过奈何桥,喝孟婆迷魂汤前,其灵魂还要回家看看,以了却没了的事。之后,便和亲人阴阳永隔,毫不相干了。第一天停尸,要在堂屋设灵堂,尸体就停放在一张木板床上,双脚还须捆上麻绳,以防诈尸。灵堂要设摆香案供桌,桌上照例点一盏长明灯,为准备回家的亡灵指路,是不能灭的。因此,夜里守灵便成了整个丧事中的头等大事。

我老叔没有儿子,只有四个女儿,且已出嫁。按习俗,女人是不能在夜里守灵的,几位本家堂兄由于白天张罗丧事的缘故,过于劳累了,守灵这件差事便自然而然地落到了我和本家的一个堂弟身上。

灵堂设在了老叔家的堂屋,堂屋左边是卧室,右边是储藏室,也没有安装电灯。由于房子太破旧,老叔生前和老婶都是住在嫁到本村的大女儿家里,而这闲置的老屋便成了老鼠肆意猖獗的安乐地。因为是第一天停尸,还没有在外面搭灵棚,老叔的尸体就停放在一张木板床上,穿着肥大的寿衣,盖着一块雪白雪白的白布。供桌上摆满了供果,用一盏煤油灯代替了长明灯。灯火如豆,左右飘忽摇曳。灵堂里空气冷涩,幽暗里透着恐怖。

堂弟早已在里屋的炕上睡着了,还打着呼噜。我一点睡意也没有,斜坐在炕沿上,伸着脖子,观察着灵堂的动静。供桌上的长明灯被从门缝溜进的冷风吹得忽明忽暗,燃着的香头那点红光也是忽大忽小,就连盖在尸体上的那块雪白雪白的白布,也是随着风忽闪忽闪的,仿佛随时都会被掀开似的。

沉寂的夜里会使一切声音变得异常清晰,一只猫头鹰在院里的杨树上“喵喵喵”的啼叫了几声,那声音就像人在凄惨的哀笑;西屋墙上挂着的什么东西,不知被什么碰了一下,掉在了地上,“啪”地响了一声;尤其是风吹在窗户纸上,总能带出一片疑似冤魂幽灵哭泣般的可怕的声音。

人在这种时候,神经往往是最脆弱的,最不能接受突如其来的惊吓了。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,堂屋的门“哐啷”一声被推开了,一个黑影踉踉跄跄地撞了进来。供桌上的如豆灯火被他带进的冷风一吹,呼啦啦差点熄灭了,而隐藏在阴暗里的各种斑驳怪影,此时却都争先恐后地显露出狰狞骇人的形状,随着摇曳的灯光鬼魅似的跳跃扭动。我的魂儿都差一点被吓出躯壳了,两条腿哆哆嗦嗦地抖个不停。我探着身子,战战兢兢地往灵堂里看,只见那人一个趔趄,倒在了停尸床边,嚎啕大哭起来。

这是谁呀?天都近午夜了,谁还会在这个时候来烧纸拜祭呢?我躲在里屋的旮旯处,屏息凝视,听着灵堂的动静。

堂弟依然呼呼大睡着,就跟死猪差不多。按习俗,停尸期间,院门是不能插上门闩的,为得是好让亡灵回家跟亲人作别。

“兄弟呀---想不到哇---你这一走啊---可就见不了面啦---”那人边哭边数落,还用手把床板拍得“啪啪”响。哦,我听出来了,是我们村的光棍杨德林。也不知道他在哪儿喝醉了酒,正好路过这里,就稀里糊涂的撞了进来。

我就像抓住棵救命稻草一样,把德林叔拽进里屋,云山雾罩地逗他侃开了大山。他满嘴的酒气,眼角还挂着泪珠,拍着自己的胸脯,哽咽着向我表白:“表侄啊,就凭我姓杨的,给你老叔守灵,够份吧?”说着,他又要哭泣,我劝住了他。就这样我东一句西一句的,和他聊了起来,目的就是把他留住,陪我守灵,以解除我内心的恐惧。已是午夜时分了,他酒醒了,头脑开始变得清晰起来,才发现自己的窘态,有些不好意思,确切地说是害怕,扯着我的衣角,乞求我送他回去。你害怕我比你还害怕呢!但又不好推辞,毕竟是我的长辈嘛。可他住在村外,须走好一段路程。我硬装胆大的,送就送吧。我给香炉换好一子儿供香,又给长明灯添上些许煤油,便把灵堂的门带好,和德林叔摸索着走出漆黑狭长的门洞口,送他回家。

夜,黑锅底似的,伸手不见五指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,还下起了小雨,淅淅沥沥的,好似人的呜咽声。冷冷的风袭来,吹起阵阵飕飕的寒意,四周仿佛浸润着一片沉重的死寂。就在我返回的途中,不知怎么的,忽然我的心底冒出一股莫名的恐惧。也许是经过那片陈家坟地时,被啼叫的猫头鹰惊吓的缘故,总感觉周围似乎有一团团的怪影,朝我挤压过来。我的头皮有些发麻,硬生生地往前走。突然,就在给死人搭武庙的地方,升起了一团幽蓝幽蓝的火光。我以为是幻觉,就使劲揉了揉眼睛,没错,是火光,只不过那火光的颜色不是红的,而是蓝色的。我的脊背开始发凉,浑身直起鸡皮疙瘩,额头似乎冒出了冷汗。我惊恐地瞪大眼睛,紧紧盯着那团诡异的火光,看不见一个人影,也听不到一点声音,只见那团蓝火苗越烧越旺,继而又飘飘忽忽的,渐渐地不见了踪迹,周围依然是死一般地沉寂,只有空中飘洒的凉凉的小雨,发出好似人的哭泣声。

妈呀,闹鬼了!我拼命往村里跑去,仿佛躯壳里的灵魂要飞出来给鬼魅吞噬似的。一路上感觉脊背凉凉的,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尾随着我,忽然感觉浑身猛的一凉,激灵灵打了几个冷颤。坏了,被鬼魅跟上了!我拼命的“咚咚"地往前狂奔着,而背后那个东西也“咚咚”地尾随着我,我快它也快,我慢它也慢,我脖子后面的那股凉气,就像一股烟雾一样在我身边萦绕不去。我想回头看看,但奶奶在世时说过,晚上会有些不干净的东西,可能是些无家可归的游魂,也许是些含冤负屈的亡灵,经常在夜里游荡,如果人在走夜路时被它跟上,是千万不能回头的。因为夜里走路,人身上会有五盏神灯护佑,鬼魅是不敢近身的,倘若你回了头,那护身的神灯就会相继灭去,鬼魅就会趁机附上你的身体,会死掉的。我没敢回头,只顾拼命地往前跑着,似乎都要喘不上气来了。就在我快要接近老叔家的门口时,妈呀,我的魂都要被吓飞了!只见老叔家门口,靠墙根处,隐隐约约的,似乎有个穿一身白的家伙,正在那里张牙舞爪地跳舞呢,还伴着“呼啦啦呼啦啦”的好似鬼魅哭泣的声音。完了,鬼魅准是提前在那截着我呢!我似乎有些绝望了,心脏“砰砰砰”地跳成了一个点,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直立起来,额头冷汗涔涔。奶奶的,拼了!我猫腰在地上抓起块砖头,扶着墙,缓缓地接近那个怪物,很想弄个明白。哈哈,你猜是什么?原来是给老叔买的棺材,白花花的,还没上油漆呢。为了防雨淋湿,在上面还盖了块白塑料,被风吹得左右飘摆,还呼啦啦直响。我悬着的一颗心才又回到了它原来的位置。真是的,刚才出来时,怎么就没有注意到这些呢!

我推开院门,摸索着走了进去,在通过漆黑狭长的过道时,碰倒了靠在墙犄角的什么东西,也许是把铁锨,也许是把锄头,倒地的“咣当”声虽然不高,但在寂静的夜里,却显得格外响亮,我的那颗刚落稳的心脏又被提到了嗓子眼,似乎随时都有蹦出来的可能。

我实在是再也不能承受住任何惊吓了,似乎再被惊扰,我的灵魂也要飞出来游荡了。

哦,难道真的是······诈尸了?灵堂的门怎么开了?是我出来时没关严,还是被风吹开的?长明灯也灭了,灵堂里一片昏暗,阴森森的,很是恐怖。只有供桌上的香火头还在忽大忽小,忽明忽暗地燃烧着,空气中弥漫着清香的香火味。

我犹豫了一下,实在是害怕啊,万一真的是诈尸,那该怎么办呢?不管了,进去看看再说。我抱着试试的心理,摸索着走进了灵堂。我划着火柴,俯下身点亮了长明灯。在灯亮刚刚稳定的时候,我忐忑不安地抬头看了看灵堂四周,似乎看到了什么,但又不能确定,又仔细看了看,原来是弥漫的香火烟雾所造成的幻觉。我低下头再去看停尸床,妈呀,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张可怕的面孔,惨白惨白的,没有鼻子,右眼珠嘟噜出眼眶外,还呲牙咧嘴的,要多恐怖有多恐怖。事后才知道,是老叔的二女儿为了遮盖他父亲脸上的淤血痕,给他搽了一层厚厚的化妆用的白粉,不搽粉还好,搽上粉在夜里更显得狰狞恐怖。我不敢再去看那张骇人的面孔,扭着头,壮着胆子,把被风掀开的白布又盖在了老叔的尸体上,可两条腿还是嗦嗦地抖个不停。

堂弟还在里屋炕上熟睡着,依然打着呼噜。我挑了挑窗台上的煤油灯的灯芯,屋里似乎亮了许多。我使劲推了推沉睡的堂弟,可他就是不醒。我用拳头在他屁股上好一通擂啊,他才迷迷糊糊的动了一下,继而坐了起来。“哎哟,憋死我了!净做梦了,老觉得胸口像是压着什么东西,想说话却又说不出。”堂弟使劲晃了晃脑袋,又揉了揉眼睛,这才跟我说起梦中的事情。他说看见老叔回来了,是坐着我们奶奶的马车回来的,因为天太黑了,看不清回家的路,就在村口武庙点了盏指路灵灯。真是怪事!难道我在村口看到的那团蓝火苗儿是老叔点着的指路灵灯?而追赶我的就是老叔的灵魂了?真是令人匪夷所思!我攥着堂弟的手,把村口遇到的蹊跷事也讲给他听。堂弟听了满脸的惊恐,双腿似乎还微微抖动了几下,睡意顷刻间全消。

夜,依然静的可怕,幽暗的灯光把灵堂衬托的很阴森,空气中充满了令人窒息的恐惧。忽然,我有了一种莫名的压抑感,这种压抑感使我几乎透不过气来,是这灵堂让我感到压抑。我有些害怕了,就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,,灵堂供桌那儿,响起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。莫非老叔在吃供果?堂弟探着脖子,战战兢兢地往灵堂里看,突然,他嗷的一声,蹬蹬往后倒退了两步,差点踩到我的脚上,我赶紧扶住了他。堂弟嘴唇动了动,想说什么可又说不出。他用颤抖的手指了指停尸床,似乎有什么骇人发现。我稳了稳心神,顺着堂弟手指的方向,小心翼翼地伸出头观看,我似乎听到一种什么声音。是什么声音呢?又无法确定。一时间我也搞不清楚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。我瞪大双眼,用目光仔细搜寻着灵堂里的一切,突然,我的姿势僵住了,好半天都不敢动弹,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。我又揉了揉眼睛,没错,是尸体发出的声音,盖在上面的那块白布还在索索的抖动。我敢肯定,这回绝不是被风吹的,似乎老叔的手要伸出来。妈呀,诈尸啦!我拉上堂弟的手,想逃离这恐惧地,就在我俩刚要转身向外逃的时候,突然西屋“啪嚓”响了一声,墙上挂着的什么东西被风吹了一下,掉在了地上。“吱吱吱”随着几声尖厉的叫声,盖在尸体上的那块白布下面,嗖的一下窜出一只老鼠,紧跟着,供桌上面也窜出了一只,不,是三只,它们由于受到了惊吓,纷纷逃入洞穴,灵堂里的一切又归于平静。

村里的公鸡开始“喔喔喔”的打鸣了,天就要亮了。

灵堂里依旧很昏暗,依旧那样香烟缭绕,但充斥四周的幽冷气怨已经荡然无存了。堂弟又酣然入梦了,还悠哉悠哉地打着呼噜······

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年了,人们都说往事如烟,时间会淡化一切,可我对那个恐怖的守灵夜却刻骨铭心,至今仍令我心有余悸。

评分

参与人数 2经验 +10 威望 +5 雄县币 +29 收起 理由
小泥鳅 + 10 + 5 + 5 真好!
职中火夫 + 24 看得很过瘾!

查看全部评分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2015-1-29 15:09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5-8-13 11:50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15:47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朋友的文笔总是那样形象逼真,引人走入你描写的世界。钦佩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16:52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我是完全的进入境界了,看完好害怕啊~~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16:58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17:15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5 小时前
  • 签到天数: 1154 天

    [LV.10]以坛为家III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18:02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19:22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写的真好。 如身临其境一般。 厉害 厉害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19:44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胆子不小呀你,现在还敢守灵吗?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6-16 20:16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8# 淡淡花香
    那时我刚上高中,也不相信有鬼神,自以为胆大,觉的守灵挺刺激的,其实不是那么回事,人多还好,但如果一个人守灵可就害怕了,那晚没把我吓死,尤其送那个光棍回来遇到的事情,现在想起来还害怕呢,我所叙述的事情全是我亲身经历的,真的,我没有掺一点假,所看到的事情至今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,难道真有灵异事?我也不太相信啊,反正从那时起,我不再敢给任何人守灵了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21:08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21:14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21:45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21:49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该用户从未签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6 22:3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写本雄县版的"聊斋"吧。老友改了文风了,好,敢于尝试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4-29 11:10
  • 签到天数: 1 天

    [LV.1]初来乍到

    发表于 2011-6-17 08:54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不知道楼主是怎么定下神来写完这篇文章的。我反正是一目三行哆哆嗦嗦背后冒着冷气看完的,真是够吓人的。再加上个美女就是聊斋了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 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QQ|雄县人微信|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客运查询|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雄县人 ( 冀ICP备10024508号-2号  

    冀公网安备 13063802000038号

    GMT+8, 2018-1-22 10:15 , Processed in 0.388992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   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